鬼网
更多
阅读内容

灵异侦缉档案图解算命先生的秘密(一)


 
[日期:2017-09-18] 来源:www.4708.cn  作者:鬼网 [字体: ]
我高祖母那辈是清末民初的时期,她们依旧活在万恶黑暗的旧社会中,女的要缠小脚,男的可以三妻四妾。
  穷人家会把家里多余的孩子卖掉,换点钱花,有钱的大户人家就可以拿钱去买佣人。
  在这个小县城里,有很多靠算命为生的先生,这不,街头巷尾就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天天你抢我的生意,我抢你的生意,这会儿他们俩又抢起来了。
  张半仙叫卖着:“本县最有名的算命先生,算不准,分文不收,分文不取,还会给你倒找钱,快来哟,快来哟。”
  这张半仙看上去,一把年纪,穿着破破烂烂的长布衫子,鞋子上的灰落了一层又一层,人走到他面前都有一种想作呕的感觉,无比恶心。
  巷尾的这个,倒是有点意思,他高高大大,结结实实,一套干净立落的衣服穿在身上,年纪也不大,估摸着也就三十出头。只可惜至今也无人知道怎么称呼他,所以当地人就给他起了外号,叫‘无名仙’。
  这‘无名仙’端坐在算命桌前正在给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看着相貌,边看边说到:“这位施主,看来您最近桃花正望,好事即将临门,但是要注意坏桃花哟。”
  女子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半信半疑的问到:“仙人,能否详细道来这坏桃花是我认识人的还是不认识的人?”
  无名看着她,思量半晌,嘀咕了两句,美丽女子见他嘀咕着,又没听清,着急起来,声音提高了八个度说到:“你到底说是不说。”
  无名瘪了瘪嘴,什么消息也没有透露给她,只冷冷的说到:“天机不可泄露,姑娘好自为知。”
  美丽女子,我们暂且叫她,玲珑。
  玲珑气冲冲的站起来扔了几锭银子在他的桌子上愤愤的回到:“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告诉我,我自然也会知道。”转身就走了。
  玲珑来到张半仙的桌子前,半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盘算着:“这,这不就是县太爷的千金嘛。”
  玲珑坐下来怒气未消的说到:“半仙给我看看我最近的感情运势。”
  半仙不敢待慢,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给玲珑看了半天,顿了半天,颤颤巍巍的问到:“姑娘,最近家中可有相亲?”
  玲珑豪不犹豫的回答到:“自然,我爹爹给我已经物色好了人选。”
  半仙小心的问到:“那你们可有接触,可有见过面?”
  “未曾见面”玲珑在乎的说到。
  “姑娘,此人非常寻常之人,你一定要小心对待,不然会引起灭顶之灾”半仙似乎是用光所有力气后说的这句话。
  玲珑打量着半仙,扶手大笑说到:“你真会开玩笑,我爹爹给我物色的,哪会出错?”
  说着,就掏出一锭银子放在半仙桌子上便走了。
  远处的无名,把方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起身走到了半仙桌前。
  坐定,缓缓的说到:“谢谢张叔帮我这个忙,这些银子是我今天挣的,给你花吧,反正我也花不了。”说完,化作一阵青烟消失在半仙面前。
  半仙看着这些银子,幽幽的说了句:“孩子,你的仇,张叔会给你报的,你何必非要用这样的手段呢,哎。”
  天已经擦黑了,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调皮的乌鸦在田间地头的树梢上凄凉的叫着,仿佛在说:“谁来陪我,谁来陪我。”
  寂静的街道上,几只野猫窜来窜去。喵呜,喵呜的叫着,好像在说:“我来陪你,我来陪你。”
  天越来越黑了,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中,门外的风呼呼的刮着。
  玲珑舒展着身体躺在床上,看着房顶,突然,从门外飞来一支飞镖,嗖的一声,正中在床梁上,吓的她大叫一声。
  佣人们赶忙过来安慰到,小姐,没事,没事,我们这就去派人查看是谁这么大胆。
  玲珑顾不上理会下人,她拔出飞镖,看后,令她大吃一惊,信中写道:“明天是你的祭日。”、
玲珑大大咧咧的说:“真是的,还什么我的祭日?要我说呀,还的祭日呢.”
 
  话音未落,屋里的蜡烛莫名奇妙的就熄灭了。
  玲珑是个粗心的孩子,性命悠关的事,隔在别人家的孩子早就告诉爹爹了,不过她到好已经睡着了,下人们知趣的退出了她的房间。
  天空中的圆月似乎更诡异了,连那几只胆大乱窜的野猫都不见了踪影。
  “玲珑,玲珑,我是清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清晨呀。”一个声音传进了玲珑的耳朵里。
  “清晨?清晨是谁呀,我不认识什么清晨,早晨的,我认识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于是乎,玲珑不屑一顾的大声回到:“我不认识什么你,我好奇你是怎么认识我的。”玲珑走进了一些,想看清楚他,只是她怎么看也看不清。
  清晨迅速的回答到:“上次在桥上,我把自己的玉佩以定情信物赠予你,那梅玉佩是我家祖传的,你还记得吗?”
  玲珑回忆了半天说到,“哦,想起来了,只可惜,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你,你去了哪里呀?”
  清晨愤愤的说到:“你,你收下我的信物后就派你爹的人把我杀害,再抛尸慌野,让我成为孤魂野鬼,还把我的父母双亲赶出县城,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现在我就要拿你命来。”
  玲珑见此,豪不胆怯,嘲讽的说到:“就你,就凭你,想取我为妻,简直是拉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你也不照照镜子,你简直比猪都丑,你就是把一切都给我,我都不会跟你!”
  清晨哈哈哈冷笑到:“那,现在,你看看我的样子,如何呢,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呢?”
  说着,贴进了玲珑,玲珑吓的往后退了几步,看到他的脸庞吃惊的说:“你,怎么会是你,你不就是‘无名仙’?
  “是呀,谢谢你记得无名仙,现在我是来找你拿命来了。”清晨说着,一剑剌向了玲珑。
  第二天,天刚亮,她的下人们,打好了水推开房门,看见她们的主子,玲珑的脸已经面目全非,模糊不清,她那雪白的肌肤渗满了鲜血,床上的一切都被染成了血色,吓的下人惊叫,丢掉手中的盆子,冲出了宅院。
  不久,街道上就只剩下张半仙一个算命先生,后来,张半仙的名气越来越大,以致于方圆百里外的外族人都来找他算命了。
  “半仙,半仙,快醒醒,快醒晒”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起来。
  半仙在桌子上睡的哈喇子直流,他被这个来意不明的人吵了个半醒,迷迷糊糊的说到:“醒来后,我就会无恶不作。”眼睛都没睁,便又扒在桌子上了。
  这个叫他的人,又急急忙忙喊到:“起来,半仙,张半仙。”
  半仙没有再出声,也没有作任何回应,而是继续打盹。
  突然,一盆水泼向了他,水花落了一地,半仙湿了一身,当水落在他鞋子上时,有着几十层灰厚的鞋被水泼出了点东西,这人注意到他的鞋面上,瞬间闪过一道红光,顿时心中一惊。
  再看看半仙,他丝毫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动静,依旧扒在桌子上该睡觉就睡觉,一幅与世为敌的样子。
  小伙子见状,无奈的跺了跺脚,转身走进人群中。
  他怎么也闹不清楚,半仙怎么如此这般困倦,大早上的,应该是最清醒的时间,他到好,怎么叫都叫不醒,甚至于用水泼他都不醒。
  与此同时。
  方圆百里外的一个村庄的茶座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坐在厅中,正在津津有味的听一位老师模样的人讲着什么。
  忽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故事用她稚嫩的声音大胆的提出:“先生,我知道这个故事中的人,他是。。。。。。”
  在座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全都聚集在她的身上,仿佛要看穿她,吃了她似的。
  当然,这话音未落,坐在她旁边的一位长者立刻和气的补充说到:“见笑了,各位,她,小女孩不懂事,扫了大家的兴致,为了给在座的各位陪不是,这一场的费用我们玲家出了。”
  场里面不下几百号人,桌子上喝的茶水等级也不尽相同,算算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呀。
  不过,这玲家有的是钱,实体产业无数,是这村、镇中数一数二的富绅呀,也就是说方才这位小女孩就是她们家的千金。
小女孩不乐意的坐下来,撅起小嘴巴,很不高兴,她不同意管家这种散财的做法,可是,她也没办法让管家听自己的话。
  回到家里,她就去找爹爹告状,撒了好一会儿的娇,把这件事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很可惜,他爹太了解她了,于是敷衍的回答到:“我的宝贝,我知道了,知道了,爹一定替你好好惩罚管家,你先去玩吧。”
  小女孩耐不住性子,她等不了爹给她答案。
  她叫玲珑珑,小名叫珑珑。
  她和她的堂姐长的非常相似,水灵灵的眼睛,樱桃小嘴,是窈窕淑女的典范。
  时常穿着一身亮黄色的衣服,手里拿着他爸爸给她制作的木剑。
  于是乎,她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偷偷的离家一段时间,目的就是要去会一会故事中的这个人。
  这个人就是张半仙。
  现在的张半仙被这方圆百里的老百姓是越传越神呼。
  有人传他,这半仙可不得了,知晓古今。
  还有人传他,这半仙还可以给人还魂,让死了的人,可以活过来。
  甚至于,有人传到,这半仙更本不是什么好货色,他其实就是鬼妖所变化,每时每刻都有在搜集新鲜人骨,人肉,人血,越新鲜越好。
  他要补充鬼妖的力量,只要是在他那儿算过命,占过卦的人都死于非命或者没有什么好下场。
  自然到了最终,这些事情,这些谣言,传来传去就传到了茶座里那些终日以说书为生的人口中的一个又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
  这时的半仙在桌子前,睡醒了,他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身上的水,大声吼到:“是谁呀,谁给我泼的水,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收拾你。”
  只可惜,他叫喊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
  这会儿到了大中午了,半仙的肚子咕咕的叫了一声,头上天空中的日头,是越来越热,热得他半步也不想走,他懒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煽着扇子。
  “这三伏天,哪里还有什么生意”,一个年轻人对他吼到。
  半仙没有理会,年轻人继续说到:“走,我请你喝酒去。”
  半仙依旧没有理会,他收拾了他的东西,站起来朝着小巷子走去,年轻人看他走远不服的说到:“半仙,你就不能收我为徒嘛,我都求您这么多天了,你就答应了吧!”
  半仙转到巷子里,眼角湿润,他的落下非人类一般的眼泪,回忆着刚刚年轻人的模样,那翻话,叹到,真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只可惜,哎。
  刚想到这,从地上冒出一个人头,对他哈哈的笑,半仙给了他一脚,口气一变说到:“你笑什么笑,小心你的鬼命。”
  人头一听,吓的钻进了地里。
  肚子饿了,得去找点吃的东西呀。
  这地儿附近有一家面馆的面非常不错,老板实在,份量给的足,味道也很棒,想到这,半仙吧哒吧哒嘴,走进了这家面馆。
  面馆不大,名字很有趣,叫一面之缘。
  老板解释说,一面之缘也是缘,无论是孽缘还是善缘。
  半仙点了一碗肉面,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满嘴飘香。
  旁边一桌,有一个模样奇怪的人,偷偷瞅着他,观察他,打量他。
  模样奇怪的人一挥手,小二过来了,小声说到:“那桌的面钱我付了。”
  小二高兴的回到,好的,好的。
  半仙似乎吃饱了,挥手叫小二,小二连忙过来,笑着回到:“您的钱,那桌的客人已经给您付了。”
  半仙好奇的回头瞅了瞅他,拱手回到:“多谢这位仁兄,不知仁兄?”
  话未说完,这人就回到:“再过几天,我家小姐要来找您,还请您一定要高抬贵手,我们家老爷说了,他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金额。”
  半仙抿了抿嘴,豪不客气的回到:“这种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转身就走了。
  这个怪模样奇怪的人闭了闭眼睛,突然怒目圆睁,他算出珑珑已经到了面馆外,一不小心就会遇上他。
  他猛的起身追了出去,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料到,他千防万防的事最终还是一点一点的发生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阅读:
本文评论
相关新闻
 more
图片新闻